国家大剧院今天三周岁 公众开放日将迎16000人

今天是冬至小团圆的日子,也是国家大剧院三周年生日。今天是国家大剧院的公众开放日,这里暖意一片:歌剧院、戏剧...

日期: 2019-04-11 23:54

  今天是冬至小团圆的日子,也是国家大剧院三周年生日。今天是国家大剧院的公众开放日,这里暖意一片:歌剧院、戏剧场、音乐厅、公共里到处人头攒动,宏伟磅礴的管风琴演奏、喜庆热闹的民乐、优雅的歌剧选曲、韵味醇厚的京剧唱段,处处显现出一派欢乐的节日喜庆氛围。预计今天观众将超过16000人。

  从9时30分到15时30分,国家大剧院准备了总计18场管乐交响音乐会、管风琴音乐会、歌剧音乐会、民乐合奏、国粹表演等演出,同时配以讲解和演示,并邀请了剧院原创歌剧的艺术家亲临现场与观众零距离接触。观众可以一边在“音乐赶场”中欣赏经典,一边与大师交流感受艺术和艺术家的魅力。

  除了演出,国家大剧院现代艺术馆、东西展厅、艺术展厅等多个区域还举办有国家大剧院艺术成就展、古代音乐文物特展、京剧发展概览、世界著名歌剧节巡礼等9大展览,珍贵的展品、精美的图片、精致的布置,展示了大剧院作为艺术殿堂的巨大成就和中外多种艺术门类的独特魅力。

  退休高校教师程祖伊七十多岁高龄了,他从小就喜欢音乐,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学校合唱团的成员,成为老师后也没有间断对艺术的热爱。这次国家大剧院公众开放日的活动,重新燃起了他对艺术的热爱,他特地和老伴儿一起来到这个国家艺术的最高圣殿,重温年少追梦之情。

  今天,国家大剧院还联合北京市残联,邀请了100名残障人士参加开放日活动,他们来自残疾人合唱团和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

  今晚,大剧院自制原创舞剧《马可·波罗》将正式登台亮相,为国家大剧院三周年隆重庆生。

  在国家大剧院15万名会员中,有一位特殊的“音乐之友”,她就是沈友和。今年74岁高龄的她是大剧院会员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忠实的会员之一。沈友和还有一个身份让人格外钦佩,她是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之一。从军人到艺术发烧友的过程似乎很不寻常,但在沈友和身上却发生得非常自然。

  沈友和出生于革命家庭,外祖父是新四军医生。革命战争时期沈友和家也是新四军的地下联络站,南充解放大会就是在她家召开的。这样的环境深深影响了她。抗美援朝期间,国家在云贵川三省选200名女飞行员,年仅14岁的沈友和表现突出,光荣入选。抗美援朝胜利后,沈友和进入北京电力学院读书,成绩优秀毕业时被保送到中国科学院学习,自此一直留在那里工作。

  沈友和说,跟音乐结缘得益于在部队时的多彩生活,“那时部队文工团有各种形式的演出,我渐渐爱上了艺术,特别是对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参加工作后,沈友和总会抽时间去看各种演出,北展剧场、北京音乐厅、天桥剧场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谈到与国家大剧院的缘分,沈友和坦率地说,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大剧院参观,见到波光粼粼,点点水波映射在整个水下廊道,曼妙的景象深深吸引了她……

  2008年的一天,在大剧院看完演出,沈友和见有人拿了一张卡就上前询问,原来这是大剧院会员“音乐之友”卡,她随即办理了一张。那以后,沈友和就总来参加大剧院举办的各种活动。“国家大剧院是净化人灵魂的一块圣地。只要有这张卡,都能平等地享受音乐”,这是沈友和三年来的最大感受。

  彭晓莎只是国家大剧院场务部的一名普通服务人员,负责戏剧场的检票和领位工作,三年来,这个看似与纯艺术无关的工作却悄悄改变着彭晓莎和她的很多同事。

  “2007年来大剧院之前我在幼儿园工作,从小喜欢艺术,听说大剧院在招聘我就来了,被录用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我就正式上岗了。”在所有学习到的剧场礼仪中,彭晓莎感受最深的就是“微笑”,微笑能解决很多问题,虽然有时会遇到一些无礼的观众,但每次彭晓莎和同事都微笑着耐心解释,总能把矛盾化解。

  三年来观众的变化彭晓莎也看在眼里,“大剧院刚建成时很多人是来参观建筑的,会遇到一些不守规矩的观众,但现在,这样的观众越来越少。有的观众迟到了会自觉在门外等候。”观众经常对彭晓莎说,“能在这里工作真好”,听到这样的话语,彭晓莎都特别高兴。

  今年彭晓莎又做出了一个决定,用业余时间学习声乐,“上学的时候曾经上过几天声乐课,感觉用处不大就停了,现在有机会看到那么多好演出和优秀的演员,又重新燃起了我对声乐学习的兴趣。”彭晓莎说。

  对身为国家大剧院演出部副部长的我而言,古典艺术到底是什么,是我来此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更是我每天自问的问题。2009年夏,我陪同陈平院长前往与琉森音乐节商谈合作。这个孕育当今最古典音乐节的八万人小城,引导了我对这个问题的不断探究。

  我眼中的琉森首先来自一些常人眼中的:年近八旬身患症却充满力量全凭记忆指挥的阿巴多,以不动声的眼神、手势牢牢控制着乐团,让你实在地感受到他们那种伟大的心灵交互。同样来自中国古典音乐事业难以企及的高度:一座小城,乐团汇聚,两亿年度预算,商业资助强大,难忘的视觉设计、票务营销、观众服务、饕餮美食和安静有序的观众。那时,我在想,琉森不仅是古典音乐可以达到的一种产业高度,更标志着古典音乐塑造生活的强大力量!

  阿巴多率团抵京。那是中国几十年来最重要的音乐盛事,各地涌来的观众,场场爆满的盛况,雷霆一般的欢呼,连篇累牍的评论……那时,我在想,阿巴多时隔37年的重访,像把尺子量出了我们的社会变革和文化发展所跨越的距离:中国终于有了一个设施好管理好,奉行国际运营标准,具有全球视野和交往能力,全心服务艺术和观众的表演艺术中心。这座剧院,能让艺术家酣畅表演,让观众们尽情欢呼,让艺术得到应有尊重,而这正是艺术改变生活的力量之源!我坚信,这个城市多一点喜欢古典艺术的人,就会多一点美好友爱互信和谐。

返回顶部